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内新闻

中国制造业:如何突出重围华丽变身?

2019-07-23 10:53编辑:admin人气:


  海关总署近日发布数据显示,按美元计价,前8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7663.9亿美元,增长2.3%。8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3670.9亿美元,增长4%。其中,出口2084.6亿美元,增长9.4%;进口1586.3亿美元,下降2.4%;贸易顺差498.3亿美元,扩大77.8%。我国外贸呈现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特点。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主任黎友焕对数据进行解读时指出,短期政策刺激力度有所减弱,7月出口退税大幅缩水至761.8亿元,同比增速仅为2.9%,为过去5个月以来新低。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升值超调的风险或增大,对出口也形成一定程度的压制。8月劳动密集型出口增速保持平稳,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速下降。而从出口商品结构看,前8个月我国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保持增长,而且档次逐步提升,但产业的转型升级需要较长的过程,出口在短期内不太可能立刻形成新的竞争优势。

  自1999年以来,我国制造业利润增幅基本在30%以上,而且连年保持这种大幅增长,创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持续最长的增长期。中国制造业产值可占到全球比重的20%以上,MadeInChina在世界范围内分布,中国制造成为中国崛起的标志,世界工厂使国人引以为傲。然而,制造大国并不是制造强国。

  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企业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吸纳了大批低端劳动力,提供了廉价的工业品,是我国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今中国制造越来越贵、海外市场越发难进,中国制造业面临着被国内外共同施压的生存困境,进退两难。转型升级是不得不走的道路,但这条路是否走得顺,最后能否破茧成蝶,华丽变身,谁也说不准。但是企业都知道,转型升级不易,但如果不转,利润越来越低,结果只能是挣扎等死。

  今年1月份,工信部、发改委等多部门开始编制中国制造2025规划。作为中国向工业强国转型浪潮中的变革前沿,中国制造如何应对?

  不好端的饭碗

  李老板是珠三角地区一家制衣加工厂的企业主,有工人300多名。从1979年开始,外贸经营权逐步下放到地方省级外贸公司和国有大中型企业。1987年,外贸公司开始实施承包制改革,地方公司和总公司脱钩。1991年开始,外贸企业全面实现自负盈亏。1994年,中国取消进出口指令性计划,提出在外贸企业逐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李老板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开始了他的外贸生涯。

  2004年,中国全面放开外贸经营权,取消对所有外贸经营主体外贸经营权的审批,改为备案登记制。2005年1月1日,中国取消了纺织品出口配额。政策一放开,各种大大小小的外贸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撤掉市场准入门槛对民企来说是好事,人人都可以做外贸了,出现了普遍竞争。但一下子全部放开也带来了中国外贸低价竞争,模仿抄袭的硬伤,至今无法痊愈,中国制造甚至成为中低端商品的代名词。方方面面的因素,造成现在的外贸饭碗不好端,不仅辛苦,竞争压力也大。李老板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

  如今让他及其他外贸企业老板头疼的是,一线工人普遍面临招工难。每年春节过后的二三月份,很多外贸企业由于工人不到位,生产周转不起来,产量很低。今年过年后,李老板的公司用工缺口达30%。不仅一线工人难招,劳动力成本也是年年上涨。每过一个年,劳动力成本会增加15%~20%。李老板说。

  由于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李老板把一些订单转移到了成本略低的安徽、河南、江西等中西部省份。公司做前端面料,花型等研发以及后面的包装部分,中间的加工生产环节则发包到中西部地区。

  李老板对记者表示:如果一直走传统路子,将越走越窄。今年以来,我们重点放在品牌建设上。几年前,企业尝试借船出海,借力自己的一个海外客户,推自主品牌。但中国品牌走出去,没那么简单。之前一直为国外成衣品牌代工,中国品牌的产地效应在欧洲人看来,仍属于中低端。在他们的意识中,法国意大利的品牌才是高端商品。

  李老板企业的困境就像是中国制造业发展过程中的困境缩影,如何破解,不仅是制造业企业主思考的问题,也是这个时代的问题。

  中国制造业危机

  根据商务部统计,2013年,中国有进出口经营实绩的企业数超过30万家。也是在这一年,中国的货物进出口总额达到了4.16万亿美元,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然而贸易大国并非贸易强国。光鲜的中国制造背后,存在着不少隐忧。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副教授李瑞琴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制造业的内在困境很多,确实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相对于美国、日本、英国、德国等世界发达的制造业国家,中国制造业在基础材料、基础零部件、基础工艺和产业技术4个方面都有较大的差距。许多产品缺少核心技术,高端装备和关键部件依赖进口。虽然加工贸易曾在中国整个外贸当中发挥了很大作用,规模很大,但主要集中于生产加工组装环节,研发能力不足。由于大多数产业真正的核心技术并没有掌握在中国制造企业的手中,中国制造业企业只能分配到极低的利润,导致中上游的企业拼命压榨下游企业的利润空间,让下游的供应企业得不到长足发展,从而不能建立起强大的供应体系。

  中国外贸企业生产效率比较低,虽然2001-2010期间年均劳动生产率增速超过10%,但因起点低,仍远远落后于美、日等发达国家。中国的贸易企业中很多企业都是加工贸易,加工贸易又多为低附加值的简单化生产工作,导致生产效率不高。

  我国加工贸易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例如珠三角。中国加工贸易从珠三角开始发展,经济发展并不平衡,近年来珠三角人工成本,土地等生产要素价格上涨,加工和组装环节需要大量劳动力,而且要占据相对与研发环节更大面积的土地,所以生产要素价格的上涨对于加工贸易的影响较大。

  对此,黎友焕也表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我国制造业结构存在问题,外贸发展存在区域外贸不协调和出口产品不协调等问题,科学技术与国际品牌的短板成为我国对外贸易的桎梏。从规模上看,中国制造业成功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而从结构上来看,中国先进制造业特别是服务型制造业的比重明显偏低。出口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出口产品附加值低,服务贸易发展相对滞后且结构不合理,外贸效益增长依靠数量扩张,中国出口的品种并没有太多的增加,贸易条件恶化是贸易大国而不是贸易强国的重要原因。

  之所以说中国制造业处境艰难危险,是因为它不仅受困于内在的困境,在国际上还面临着一系列重大的现实挑战。

  在国际方面,中国存在不公平待遇。李瑞琴向记者表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使得世界上的许多国家经济都受到重创,发达国家为了保护自身利益,开始推行新贸易保护主义,以达到限制进口,鼓励出口,保护其既有市场的目的。同时构建多种贸易壁垒,严格产品准入条件,采取特殊的对外贸易管理以及反倾销政策,这些都对中国制造业出口造成诸多不利,使得中国在新一轮世界范围内的产业革命和产业竞争中举步维艰。2013年,我国遭受贸易救济调查89起,涉案金额36亿美元,成为美国调查中最大的受害国之一,在未来,我国与发达国家经济贸易摩擦很可能更为激烈。

  现如今发达国家纷纷开始实施制造业回归战略,目的在于抢占高端市场。而为了保持先进制造业优势,发达国家会牢牢控制高科技产品出口,因为一旦在关键领域掌握核心技术,就可以掌握标准制定的话语权和整体设计的主动权,未来中国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难度将更大。

  同时,李瑞琴还提到,越南、缅甸、印度等东南亚新兴经济体开始依靠资源、劳动力等优势吸纳低端制造业,走中国制造业旧路,侵蚀中低端制造业市场。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中的劳动密集型生产环节大量转移到这些国家。

  我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阶段,一些行业生产已接近或达到历史峰值,过度依赖投资拉动和规模扩张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内忧外患的处境让中国制造业当前的发展道路异常艰辛。

  制造大国变身制造强国

  在实业难做,利润摊薄的当下,中国制造业该如何寻求突破?面对中国制造业多年的路径依赖,如何破除低端的魔咒,在产业链和国际市场上趟出一条路子来?

  中国可以说是后发的发展中国家,心存强国之梦,一直都有着利用机遇实现超越式发展的心态。超英赶美虽然听上去比较荒诞,但我们竟真的已经实现了超英,所以跨越并不是毫无根据,没有希望。当美国政府重提制造业回归、德国政府启动工业4.0之后,曾经的世界加工厂也到了该转变的时候。

  业内人士指出,制造强国应该具备五大特征:一是拥有一定数量世界知名的企业;二是具备高创新能力及竞争力;三是掌握尖端技术和核心技术;四是效率提升与质量安全兼具;五是具备可持续发展的潜力。

  我国制造业发展遇到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根本上是由于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市场功能发挥不够。改革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动力。制造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与一个国家的国际竞争力息息相关。从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历史来看,中国制造业已积攒足够的资本、技术和市场经验,对于自身的转型升级我们应该给予更多的信心。面对新一轮的世界制造业竞争,中国制造业要保持清醒头脑,从技术创新和人才培养两方面下功夫。

  中投顾问产业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扈志亮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应建立完善的产学研一体化的孵化基地,与科研院校、国际巨头展开协商合作,努力向产业链上游和下游拓展,促进加工贸易升级转型。要做一些转型升级过程中要素禀赋的积累工作,比如人力资源,要加大人才培养力度。

  黎友焕认为,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更需要高层次的制度变革、规划协调和支持保障。第一是政府部门应鼓励技术创新、科技研发、重点领域攻关,积极扶持龙头企业对核心设备、核心环节进行研发突破,带动产业技术升级和结构优化;第二是推进对外直接投资,培育中国的跨国公司。要加强对企业走出去的政策引导,整合各种资源,加强信息、技术、培训等服务工作,加强对企业海外投资的监管,形成推动企业走出去的强大合力;第三是要完善品牌战略,重构中国对外贸易的比较优势。我们要抓住机遇,把自己的劳动力优势、市场优势、产业基础优势、资金优势等结合起来,在具有比较优势的加工工业中,加快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知名品牌的大型企业,实现由制造业大国向品牌大国的转变;第四是对于国际上的不公平待遇,中国企业要积极应对,要认真学习一些国际规则。政策方面,一方面要向国外学习,发挥外资的作用,进一步做好外资的审查和引导工作;另一方面是国内政策的调整,要区别对待,对一些低附加值的企业要控制,逐渐减少对它们的优惠;而一些高附加值的加工贸易政府要大力地鼓励。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touxiang100.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陕西“智造”大飞机C919:前方到达“工业4.0”

陕西“智造”大飞机C919:前方到达“工业4.0”



返回首页